村民自筹28万修缮保护文物 双溪百年古民居重焕新生
来源:本站咸宁新闻网 | 编辑:秦舟 | 发布时间: 2018-08-09 | 67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  咸安区双溪桥镇黄伯敬上新屋有一座古民居,距今已有210余年的历史。因常年受雨水侵蚀,年久失修,古民居亟待修复。为了更好地保护文物,该村的全体村民筹资28万元,历经7个多月的修缮,古民居再次焕发生机。
  黄伯敬上新屋始建于清朝嘉庆年间,落成于道光七年,历经嘉庆道光两朝。建筑工期漫长,构造讲究、耗费巨大。由黄氏宗族静庵公夫人高老太率4个儿子克勤克俭、倾尽家财,历经数年艰辛建成。
  黄伯敬上新屋建筑占地总面积1500平方米,其布局道法自然,依山伴水而建。该建筑的形制特色鲜明,呈“一进四重、双龙出洞、四水归堂”的格局:一进为南北向中轴线,四重堂屋递进设计,52个功能用房(静庵主堂、景南会客厅、观仁会客厅、厢房等)围绕中轴线呈东西向有序排列 ;两个主出入口,呈“双龙出洞”之势;内设大小天井18个,四方之水终归于堂。其细部构造:例如大门、窗花、屋檐、墀头、顶梁各类雕花装饰等更是突显了地方传统建筑文化的特征。
  在老屋的静庵主堂,7块黑底金字的古牌匾悬挂于室内,十分引人注目。古牌匾虽经过翻新,但匾上的文字依然苍劲有力,堂屋正中间悬挂一块书有“萱荣昼锦”的牌匾,左右两边一副楹联与之相呼。
  据静庵公的第八代孙、53岁的黄裕兴介绍,先祖十分珍惜好友赠送的牌匾,后代子孙保存至今,完好无损。尤其是“萱荣昼锦”这块匾,是静庵公夫人在70大寿当天,由嘉庆年间的一位进士赠送,赠送时间为道光七年,至今有210余年的历史。对于黄氏子孙来说,古牌匾存在的意义重大,承载的是黄氏族人发展奋斗的历史记载,象征着荣誉与希望,更是子孙后代的骄傲。
  走进黄伯敬上新屋,穿过厅堂,便可看到大青砖石砌成的天井,一排过去,在左右厢房中间依次排开,足有四个,青黝光滑。站在天井中间往两边望去,只见左右两边窗楣、厢门、天井一重又一重,一阵凉风吹来,瞬间有种梦幻的穿越之感。
  今年60岁的黄元山出生在老屋、成长于老屋。“小时候,我经常在这几重屋里玩耍。串门时,冬天不怕风吹、雨天不怕淋雨,夏天晒不到太阳……”谈起老屋,黄元山有满满的幸福感。
  黄元山介绍,自他记事起,该老屋居住的都是黄姓族人,最多时居住了14户、100多人,住在老屋里冬暖夏凉,还可自由串门。他记得老屋曾小修小补过五六次,人工、材料都是村民自己组织,当时,本着有钱的出钱、没钱的出力的原则进行维修,房屋的管理工作,都由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轮流把关。
  其中以黄玉波老人最具代表,他经常在静庵堂屋里,向儿孙们讲述老一辈先人艰难的创业故事、建这幢老屋的荣耀历史;叮嘱晚辈要保护好祖屋,看到破的、坏的,要及时维修。黄玉波不仅传播先祖的家训,还宣扬保护祖宅的理念。
  黄玉波老人出生于1938年。20多年前的夏季,天气炎热,刚过汛期的老屋6个侧门、数个窗户都被雨水浸泡坏了。50多岁的黄玉波看到后,挨个的进行修补,从山上砍来木材,锯成块状和条状,有时拿着工具一修就是一整天,就这样苦干了一个月,将损坏的门和窗全部修好。在黄玉波的言传身教下,黄伯敬上新屋的乡亲们自觉的担起保护好老屋的重任。
  目前,在当地还保留着哪家有红白喜事,都在老屋里举办仪式的传统,逢年过节时仍在老屋里欢聚一堂的习俗。
  2017年8月,黄伯敬上新屋的“保护神”黄玉波老人永远的离开了,享年79岁。为了继承黄玉波的遗志。当晚,村民黄裕兴自发倡议修缮老屋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黄裕兴小小的一个举动,立即在村里沸腾起来。500元、1000元、2000元、5000元……当晚现场到账6万元善款。
  “老屋对于我们而言,已完成了她的使命。现在我们要做的是,要把她维护好,把她修得跟以前一样古香古色。”次日,黄裕兴开始买木材、找工匠,开展了黄伯敬上新屋一期工程的修缮工作。修缮期间,黄裕兴采取边修复边集资的方法,期间再次筹款10余万元,共计28万元爱心款,修缮了腐朽的行条、漏雨的瓦面及匾额;更换了厅堂8根大柱和一批破旧的桌椅等。        
  此次大修也完成了黄裕兴年轻时的愿望。20岁时,黄裕兴在黄玉波老人的影响下,将老屋祖堂里两根已被白蚁咬空的大柱子更换了。当年,他与6个伙伴在山上砍了两棵杨树,花了7天时间,进行抛皮、晒干,按原始尺寸做好了两根大柱,竖立在厅堂中。“重新换的两根柱子,怎么看都没有祖先做的完美与威武。”黄裕兴心中十分遗憾,心想有生之年如有经济能力,定要根据长辈的记忆将两根柱子再次更换,再把老屋好好的修一修。
  黄裕兴回忆,记忆中长辈们常说老屋不能拆,不能毁、不能改造,只能恢复和修缮。在全村人的共同努力下,黄伯敬上新屋一直被“守护”着。今年4月6日,老屋一期工程修缮完工,并行了落成庆典。
  黄伯敬上新屋一期工程修缮完工时,黄裕兴和施工队们发现老宅仍存在许多问题。比如老屋常年受雨水侵蚀,外墙出现歪斜、两侧通向后山的古道没有打通、屋后沟积水问题等等。
  “看,这里原是栓马的地方”黄裕兴指着老屋外的一面主体围墙,只见围墙上几处栓马的马扣早已脱落不见,只剩下一块滑溜溜的石槽,仔细一看,令人不由遐想当年翩翩少年郎,跃身跨马的潇洒风姿。黄裕兴表示,像这样一些老古迹,在二期的修缮中将逐一予以修补,还要把外墙新开的两个窗户,进行封闭,再次还原,力争做到修旧如旧。
  据介绍,自2017年9月下旬起,黄伯敬上新屋的乡亲们调集木料,购置古砖古瓦,多方查阅、考证历史资料和实物遗存,尽量恢复黄伯敬上新屋的历史原貌,前后历时7个月,如今屋面危险已全部排除,历代楹联、匾额基本得到了复原,整栋楼宇修缮一新。
  黄伯敬上新屋的村民有一个愿景:让古民居成为乡村旅游景点,让百年老宅重换新生。(记者 陈志茹 通讯员 孙芬 张志勇)